相关文章

郑州“金三角”区域拆迁 不少物流园区要搬家

来源网址:http://www.anjubq.com/

郑州“金三角”地带,聚集了不少物流园区和物流企业 河南商报记者 侯建勋/摄

河南商报记者 李兴佳 姬中贵 见习记者 杨益莹

一直以来,郑州本土物流人总以惶恐不安的形象示人。

不安,是因为伤筋动骨的频繁搬迁,一年搬家4次,动辄耗资数十万元,“说拆就拆”“一夜搬空”并不稀奇。

这让物流人夜里睡不着觉。他们想要的只是一个安稳的栖身地,不用再为突然而至的拆迁愁得吃不下饭。

  【现状】

  部分物流园延迟拆迁

距离那场轰动物流界的外迁截止日,已经过去了数天。

在这之前,十八里河部分物流园区被下发通知,南小李庄村拆迁期限截止到10月20日,小刘村要求10月28日前区域内附属物拆迁完毕。

这是因为一场南小李庄和小刘村合村并城引发的拆迁。涉及的拆迁范围恰好是郑州“金三角”:由南四环、中州大道(京深线)、京广快速路合围而成,这是郑州有名的物流集中区。

做甩挂运输的赵先生称,该区域要拆迁的物流园区囊括了大智物流,老亚通物流园,万里物流园,天海物流园,泰普物流两个园区,邦慈物流园,盛辉物流园,明珠物流园,三木停车场,四通停车场,鑫四环物流园,黑豹物流园,豫峰物流园,路通物流园等。

11月8日,有人称,部分物流园区和政府沟通后,获得了延迟拆迁的“资格”。十八里镇政府相关人士受访时称,合村并城是整体规划的事,“政策不能变”,物流公司不搬迁是不可能的,但“不会强制拆”。有隐情的物流公司可以找当地项目指挥部,估计会给几天宽限时间。

“没想到这次拆迁时间这么紧。很多企业征地有难处。”豫锋物流总经理苏建峰说,沟通后会缓一段时间(拆迁),但时间不会太长,可能一年半载。

黑豹物流副总张玺称,“周围一圈都已经拆了,我们的仓库可能也保不住了。先坚持一段,11月中下旬才能过去(新园区),都需要时间呀!”

事实上,已经有物流园区在拆除中。10月25日,河南商报记者探访时,位于京深线与南四环交叉口的东南角,“四通停车场”已拆大半。

  【共鸣】

  物流无奈频繁搬迁

因为拆迁,物流园区频繁搬家、伤筋动骨的事儿,已非个案。

全领域物流董事长孔照亮甚至称,物流公司搬迁已成常态,“很多物流商圈因为搬迁都散了,如郑汴路物流商圈、小李庄物流商圈等。现在搬得多了,也成了常态。”

2008年,东健物流曾接到通知第二天拆迁,一夜之间搬空,“全公司500多个员工跟着搬,拆迁损失40多万元。”

这并不算新鲜。金象物流在今年5月份经历过一次搬家,“一个月就损失了200多万元。搬一次家,把培养的客户圈全打乱了。”

腾达物流也经历过搬家之苦。总经理娄平称,2013年在南四环经营时,一年内搬了四次家。

黑豹物流总经理杨光11年的从业经历中,搬了四次家,“2005年租了七里河一个50平方米的地方,后来搬到郑尉路,第三次搬到文治路,第四站又换了个地方,这是第五个地方了。”而他所说的“第五个地方”,即黑豹物流园,如今他面临着第六次搬家。

  【尴尬】

  有物流因搬家等原因关门

如今已关门的亚通物流,曾在“金三角”经营过。业内人士称,亚通物流关门,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频繁搬家。

“亚通物流在南四环有园区,经营不到一年就拆迁。一平方米赔偿50元,结果单拆迁的人工费就耗去30元。”有人告诉河南商报记者。

据介绍,严格来说,“金三角”片区域并非物流用地,原本不该出现物流园区,但根据实际情况,相关部门还是会酌情对物流园区、物流企业给予补偿。

十八里河镇工会主席卢志伟曾提到,各项手续齐全的物流园区,会按照郑州市142号文的标准进行补偿;手续不齐全的,补偿标准按照管城区的相关文件进行,只会补偿相应的拆工费。

记者查询发现,这个“郑州市142号文”于2014年7月印发,是“郑州市政府关于调整国家建设征收集体土地青苗费和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的通知”,其中涉及物流搬迁的是“建(构)筑物类补偿标准”。

按照标准,地面附着的平房,砖木结构按照495元/平方米补偿,砖混结构按照620元/平方米补偿;地面附着的楼房,砖木结构按照550元/平方米补偿,砖混结构按照680元/平方米补偿,框架结构按照1080元/平方米补偿,钢结构按照800元/平方米补偿;地面附着的厂房,砖混结构按照460元/平方米(石棉瓦顶)和530元/平方米(空心板顶)补偿,钢混结构按照1200元/平方米补偿,框架结构按照1100元/平方米补偿(净高6米以上);地面附着的仓库,砖混结构按照400元/平方米(石棉瓦顶)和510元/平方米(空心板顶或铁皮顶)补偿;地面附着的彩板房,单层或多层按照210元/平方米补偿,厂房按照260元/平方米补偿。

  【无奈】

  搬次家,固定损失超15万元

对于频繁搬家,物流人深受其害却又无可奈何。

在物流业做了10年之久的赵先生说尽了满腹委屈,“看不惯物流公司跑路,谁又愿意跑路呢?好好的生意不做,苦心经营的公司谁愿意舍弃?是个正常人,都不会丢弃自己的饭碗。跑路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不停拆迁,物流人不停搬家,导致物流人不断地投入资金建办公室、住房,装修,装宽带、监控、电话。”

“搬一次家,连拆带建最起码固定损失15万元以上,还不说运营成本和客户损失,搬家一次最少1个月稳定不下来,最小的线路一个月人工开支也得5万元以上,这钱还是赔了,要是赶上大环境影响,一个月赔上20万元,对物流人来说不是小数字。”

传化物流进驻郑州市场时,曾做了一个调研,发现郑州有68个物流园(包括产权用地和租赁用地),而全国有2000多个物流园区。这一数字明显高于长春、哈尔滨等仅有十几个园区的省会城市。

但事实上,物流园区的成本和运营并不尽如人意。郑州传化公路港物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白春波印象中,邻省有两个物流园区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物流成本居高不下,也为物流人雪上加霜,“国内货车300公里的运输距离,空载率达到30%~40%,日常司机的配货时间能达到36~48小时。”白春波说。

中国物流学会常务理事、河南省物流协会专家委员副主任、河南工业大学副教授王焰道出其中曲折:“政府规划中缺少物流用地规划。东边规划的有国际物流园,但主要提供给物流地产商、大物流企业,对投资强度、容积率、税收要求比较高,很多本地物流公司达不到要求,属于轻资产,没钱买地,导致很多是临时建筑,作业条件很差,搬迁成常态。”